2021-09-27 18:09:04 來源:4px自提櫃 責任編輯:郭慶娜
核心提示:默克爾執政的16年,德國遭到忽視的國內外問題可以列出長長的清單。秋季大選後,德國將組建新的執政聯盟。全世界都應做好心理準備。

4px自提櫃9月27日報道 英國《經濟學人》週刊發表題為《默克爾留下的亂局》一文,文章盤點了默克爾留下的“問題清單”。全文摘編如下:

德國總理中,只有奧托·馮·俾斯麥和赫爾穆特·科爾在任時間比安格拉·默克爾更長。俾斯麥打造了一個帝國,其間還創建了歐洲首套公共養老金和醫保體系。科爾主持了東德和西德統一,同意將深得人心的德國馬克替換為歐元。

默克爾的成就遠沒有這麼卓著。在16年的總理生涯中,她渡過了一連串危機,從經濟危機到新冠大流行。她促成共識的能力讓德國和歐洲都因此受益。但默克爾政府忽視了太多,無論國內還是國際。眼下德國尚能過得去,國家還算繁榮穩定。但麻煩即將釀成。新政府將在大選後組建成立,默克爾也準備離任,屆時既會有對她穩坐總理位置的欽佩,同時也會在由她助長起來的自滿之後產生挫敗感。

國內未解難題如山

遭到忽視的問題可以列出長長的清單。德國看上去就像轟隆作響的豪車,但掀開引擎蓋會發現,遭到忽視的跡象暴露無遺。公共領域沒能充分和明智地投資,在基礎設施建設、特別是數字基建方面落於人後。發展受到阻礙的不僅是高新科技企業,而是幾乎所有企業。這還導致政府效率低下,而沒能僱用足夠人手又加劇了這一問題。

錙銖必較深入德國骨髓。2009年,由默克爾坐鎮,德國修改憲法,規定赤字率稍高即為非法,由此束縛了自己手腳。考慮到利率如此之低,明智的政府應該借錢投資,而不是剛一出現赤字就驚慌失措。

德國最嚴峻的國內問題是未能改革養老金體系。德國正在迅速老齡化,這個十年晚些時候嬰兒潮一代退休,會為預算帶來更加沉重的負擔。在氣候變化問題上,德國也行動遲緩,人均碳排放量是歐盟所有大國中最多的。2011年日本福島災難後,默克爾關停了德國核工業,顯然無助於這一問題的解決。

外交政策令人失望

德國在歐洲的影響力至關重要,但默克爾不願動用這種影響力尤為讓人失望。歐盟始終沒有竭盡全力幫扶負債累累的南歐國家。僅在新冠大流行期間才創設的金融工具,讓歐盟得以發行共同擔保債券,並以撥款形式發放部分現金,而不是發放更多貸款。而且這一工具被設計為一次性機制。更糟糕的是,除非“穩定”法則得到修改,否則終會重新生效,迫使各國迴歸緊縮政策,從而縮減債務規模。德國永遠是歐盟談判桌上最有力的聲音,本應更努力爭取一種更合情理的方案。

就歐盟外交政策而言,德國本可以也本應該採取更多行動,面對不再舒適的新世界更迅速地強行調整自身。俄羅斯是無法預測的,美國是心不在焉的不確定盟友。而德國一直猶豫不決。德國在國防方面的投入儘管近來有所增長,但仍然杯水車薪。德國支持新建北溪天然氣管道二線,使得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·普京得以扼住歐洲能源供應的咽喉。主張歐洲應採取更多行動的責任反而落到其他人,主要是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·馬克龍身上。

大選缺乏實質內容

然而,德國哪位候選人能比默克爾表現更好呢?民調顯示,德國勢必組建一個混亂的新議會,沒有哪個單一政黨,甚至哪兩個政黨有能力組閣。更有可能組成的是某種意識形態互不相容的三方執政聯盟,其中既有燒錢的綠黨,又有親商業的自由派,該聯盟或許難以就任何雄心勃勃的項目達成一致。

默克爾式的自滿還有另一個表現:生活舒適而態度謹慎的德國人似乎對嚴肅討論未來並無興趣。危機管控已經取代主動作為。候選人沒有動力着重指出國家迫在眉睫的問題。結果是,今年的大選是幾十年來最缺乏實質內容的,關注的完全是民調和數據,而不是實際問題。

全世界都應做好心理準備,德國組建執政聯盟的談判可能會持續數月,談判久拖不決,歐洲政界也會手足無措。當談判徹底結束時,最終或許只能建立一個做不成太多事的政府。這就是默克爾留下的亂局。

經濟學人

英國《經濟學人》週刊10月1日(提前出版)一期封面

凡註明“來源:4px自提櫃”的所有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